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少妇珍姐
少妇珍姐
这是我本人的一个经历,那时候我才十几岁,我家在北方的农村,家里为了让我可以上学考上大学,从初中就把我送到县城读书,正巧我家在县城郊区的村子里有个比较熟悉的人,是当地的村长,为了让我得到照顾,就在他们家租的房子。

  这个村长有两个儿子,村长和大儿子住一个院子,小儿子单独一个院子。那时候很多人,尤其是农村的都想着把自己的孩子读书供出来,很多农村的孩子都在县城附近租房族读书,小儿子的院子里住了好几家都是读书的。不过他们都住在楼上,只有我住在楼下的一间偏房里。

  我初中就在他们家住,小儿子的老婆,我去的时候他们结婚已经五六年了年多,房子还是新的,我叫他珍姐,一开始小儿子在县城的邮电所上班,后来下岗跟着一个亲戚跑生意,夫妻很恩爱,有个女儿叫苗苗,很乖很可爱。

  珍姐是个很注重保养得人,虽然胜了还是,可是脸上还是很水嫩,有时候仔细看还有细细的绒毛,身材非常好,只到现在见识了这么多女人,我还是认为她的身材非常好,水蛇腰。屁股不大,很匀称,胸也不是很大,B吧,,现在我想差不多是B,不过当时不晓得,只知道如果在夏天,她穿着薄衫去晾衣服,当她抬手把衣服搭在绳子上的时候,蛮腰微拧,侧看成岭,相当诱人。

  上初中的男生差不多已经对异性有兴趣了,我有时候也会偷着瞄她,性幻想的时候是她,可是那个时候也只是想一想,绝对不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的。因为我们两家以前认识,有时候也会在他家吃饭之类的,那时候他女儿差不多四五岁的样子,很乖,每天都跑到我屋子里看我看书,然后她会来叫她女儿回去吃饭或者不要打扰我学习之类的。

  有时候春秋时节,阳光和煦之时,我在门口阳光的地方晒太阳看书,她有时候也会搬个板凳在那晒太阳和我唠嗑。阳光斜斜的打在她的脸上,她嘴角微微翘起,看着看着我仿佛就入了神,不知所言何物。

  后来在他们那我顺利的考上了县城的重点高中,家里很高兴,我说我那个暑假想在租的房子里看书,预习高中的课程,家里人也不反对,我那个暑假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回家。正巧那年好像什么体制改革,然后她老公就辞职还是下岗了,跟着他的二姐夫出去跑生意去了,再加上那是个暑假,楼上的几间屋子的学生都回家了,那个暑假基本上都是我和她们娘俩在那个院子。

  有一次我从外面回来,当时尿急,我冲进院子之后直接冲进厕所,我们厕所有人的话一般会从里面把门扣上,从外面打不开,当时门没有扣上,我直接进去了,又很尿急,等掏出来鸡鸡才发现珍姐在里面蹲着。原来这些天院子的人基本上都走了,她也没怎么在意,就没有扣上门。可是当时我尿很急,实在是出不去了,就在那里把尿撒完了,不过是背对着她的。

  撒完尿我急着出去,太急了一转身脑壳就直接磕在墙上了,当时我脑袋一冒金花就蹲地上了。珍姐当时好像在解大,不能马上把裤子拉上,就马上问我有事没,当时我晕了一下感觉好了一些,就说没事,不过我一看她,血一下子就涌上头了,她就那样蹲着,我也那样蹲着,她的阴部正对着我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真实的看到女人的阴部。我在一秒钟之内,勃起了。我愣愣的在那看了不晓得多少秒,脸上绯红绯红的。珍姐也愣住了,过了好一会她说:你先出去,我一会给你擦点药。这时候我才醒过来,马上出去了。

  我出去之后心跳的很快,回到屋子里也很久没有平静下来,我在屋子里走来走去,不晓得自己在想什么,也不晓得自己在做什么。过了一会珍姐推门进来,拿着一瓶药水,让我低头她看下我的磕着的地方,她给我擦药,我就坐在板凳上,让她给我擦药。她当时站在我面前,当时又是暑假,她穿着薄衫,胸部一下子对着我凸了出来。

  我的脸和她的胸部最多只有5厘米,我甚至可以从中间的衣服缝隙里看到他白白皮肤,以及胸部边缘的轮廓,当时我脸很红,汗水不停地往外冒,鸡鸡硬的厉害。当时我只要一伸手,就可以把她拦在怀里,不过当时我真的没有这个胆,就在那里看着等着她擦完药出去,我连谢谢都忘了说了。

  在北方小城住过的人都晓得,哪里一般都是公共浴室,冬天的时候,花个两块钱就可以洗个澡,夏天嘛,随便找个每人的地方冲一下就可以了。珍姐家有浴室,不过一般其他人不能使用,只能他们一家人使用,大部分都是在水龙头附近趁着夜里每人的时候冲一下,不过因为当时我上学的时候比较努力,每天都是将近十一二点才睡觉,那个时候他们都已经睡了,我有时候就悄悄地打开他们的浴室,在他们浴室里冲澡。

  有一天晚上我继续去他们浴室冲澡,以前冲澡我是不开灯的,因为怕把他们惊醒,那天晚上却不小心把香皂弄掉地上了,我在地上摸了半天都没有找到,就摸索着把灯打开,准备找香皂。当我把灯打开,一副让我激动地映入我的眼睛,那个洗衣机的边边上,挂在一条内裤,和一个红色的内衣。

  女裤很明显是女人的,而且最近她老公也出去跑生意了,当时我一把抓在手里,凑在鼻子上闻了好久,当时我已经会打手枪了,就把内裤套在我的鸡鸡上,非常爽快的打了一次。一直我把精液都喷了出去,我才发现,那个内裤和内衣上,全是我的精液,我一下子清醒过来,头一下子就大了,当时想这个要是被珍姐指导,就糗大了。我想了一下,就把内衣内裤都给她洗了一下,继续搭在洗衣机的边边上,希望第二天可以干,因为当时是夏天,天气比较热。

  第二天我一直观察珍姐的反应,希望可以看出一些倪端出来,不过珍姐一直没什么异常,和平时一样。我的心也就慢慢放了下来,过了几天,我实在忍受不住那个内衣内裤的诱惑,就又在夜里悄悄地进了浴室,不过这次我没有开灯,我晓得内衣内裤在什么地方,直接摸索着拿了过来,套在我的鸡鸡上,用手轻轻地动。

  正当我打的最激动地时候,灯亮了。我惊愕,回过头来,发现珍姐正站在门前。我一下子不晓得改怎么办才好,脑袋轰轰作响。我感觉我当时的脸应该不是红的,而是青色的。珍姐轻轻地走了进来,把门关上,走到我面前,上下的饿打量我,笑了笑,我回过神来,说:「珍姐……,我……」珍姐没有说话,把内衣内裤从我鸡鸡上拿了下来,我的鸡鸡当时已经有些软了,但是还没有完全的疲软,就这样赤裸的在她面前,她问我:「你这样好久了,怪不得我每天早上洗衣服的是发现这些都是湿的,是不是?」我说:「没有,这是第一次。」珍姐笑着看着我的鸡鸡说:「鬼才信你哦,那天我给你擦药的时候,你为啥脸那么红啊?还有那天在厕所里,你故意的吧,撞到自己,其实想看我?」我连忙说:「没有,那次真的是我撞到的,磕的青了一大块,你也看到了,很疼的。」「疼个屁。」珍姐拿手就想打我的头上磕着的地方。我的左手下意识的一抬想挡一挡,不知怎么就抓到她的手了,珍姐脸一下子就红了,我顺势右手也就抱住了她,揽着她的腰了。

  珍姐挣扎了一下,问我想干啥,我啥也没说,就一个劲的亲她,一开始她怎么也不让我亲到,不停地在闪避,但是她没有叫,就是不停地闪。慢慢的她不闪了,我的嘴终于亲到了她的嘴。当时什么感觉,也不晓得,只是一直啃她的嘴。

  我的手不停地在她身上摸,我的手第一次触及乳房,那种美妙的感觉我用什么文字都无法形容。我只感觉好像是魂都飞上了天。就这样摸了很久,珍姐突然推开了我,笑着问我:「以前有没有女人?」我说没有,珍姐说:「现在苗苗睡着了……我怕吵醒她。」我一听大喜,说:「我那可以。」珍姐没说什么,转身走除了浴室,我连忙吧衣服都穿上,紧着跑出浴室,看到珍姐正在院子里站着,我什么没说,就把我的门打开了,珍姐向周围看了一下,确定周围楼上没什么人看见,就进了我的屋子。

  我把灯打开,关上窗户。珍姐坐在我的床边,看着我,我慢慢的走了过去,当时第一次,一点经验也没有,也不晓得要先调下情之类的,直接就去脱珍姐的衣服,外衣容易脱,不过那个内衣,我解了半天都没有解开,急了一头汗,珍姐看着我的在她背后忙乎着,就手一伸,不知怎么的,那个内衣就开了,珍姐笑着说:「亏你还经常偷偷摸摸的用它,都不知道怎么打开。」我这笑着没说啥,只是紧接着去脱珍姐的裤子,然后是内裤,就这样,一个完整的珍姐的胴体,就在我的面前了。

  我把珍姐放平在床上,当时鸡鸡硬的厉害,感觉要爆了似的,就想马上插进去,我就趴在珍姐的身上,一手抱着她的脖子,一手抱着她的腰,下半身猛烈地撞击,想快点进去,可是我明明感觉有一条缝,就是没有进去,珍姐就用手我摸我的鸡鸡,然后动了动腰,我的脑袋就一下子膨胀到极点,感觉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在呼吸,都在出汗,很畅快,下半身发疯似的抽插,珍姐轻轻地「哦」了一声,用牙咬住了她自己的下嘴唇,我每次都是抽插到底。

  珍姐的两个手紧紧地抱住我的屁股,我只感到鸡鸡无限的膨胀,就像在高速路上开到200码的车,怎么也慢不下来,突然我感到大脑一阵发麻,仿佛没有了感觉,下半身一阵抽搐,便全部射了进去。结束的很快,就像开始一样快还没等我回味回来,我已经射了,整个过程好像只有一秒钟似的,我什么也回忆不起来,珍姐也发现我射了,就坐起来,到床头拿了点卫生纸,擦了擦她的下面,又给我擦了一下。

  我静静的看着她,看着她给自己擦,给我擦,等她擦完了,我伸手去抱她,她用手隔了一下,脸上有点失落,也有不安,也有害怕,不过我坚持去抱她,她没有再拒绝,顺从的躺在我的怀里。我轻轻的摸着她的胸,她的嫩乳,白皙,粉红,虽然生过孩子,还依旧坚挺,乳头很小,我慢慢的用嘴把她的乳头含在嘴里,就这样噙着,突然听到她的一身啜泣声。

  我大惊之下,不安的看着她,不知所措,她哭了一些,抬起头来,泪眼朦胧,身体微斜,犹若初春寒杏,梨花带雨,她问:「我是不是个坏女人。」我没有回答她,,只是马上用嘴用力的亲她,用手紧紧地抱住她,亲了一会,我在她耳边说:「你是我心中最好的,最亲的,我一直都很喜欢你。」她听了没说什么,只是开始抱住我,嘴开始回应我的亲吻。

  慢慢的我的下身又有了反应,这次我跪在她的两腿之间,手扶着鸡鸡,插了进去,第二次比第一次时间长一些,她的反应也大了一些,到了后来可以不断地听到她的嘴里在轻轻地「哦,哦」的轻喊。不过第二次我也没有让她达到高潮,至于高潮,那是以后的事情了。

  总之第一晚的两次,她都没有到,我们当天也不像其他乱文里说的一夜好多次,那天晚上就两次,然后我就睡着了,至于她什么走的我也不知道。

  以上的确是我的亲身经历,第一次把几年前的东西说出来,感觉很畅快,很久没有见她们娘俩了,很想念她们,我高一高二都在他们家过的,高三办了另一个地方,不过关系藕断丝连的持续到我大二。我争取把以后的内容都写出来,希望大家支持!

  【完】